南亚网 > 峰会 > 会议 > 正文

首届“中国·南亚国家文学论坛”在成都举行

来源:四川日报 作者:肖姗姗 2017/11/25 10:01:48

11月6日,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的首届“中国·南亚国家文学论坛”在成都开幕,本次论坛以“一带一路·文学新丝路”为主题,中国、孟加拉国、尼泊尔、巴基斯坦、斯里兰卡的40多位作家和嘉宾围绕“传承与交融中的文化发展”和“全球化语境下文学创作的个性”两个议题展开讨论。


与会者进行了精彩的思想碰撞,探索未来开展文学交流的途径与前景。不同的语言、不同的作品,阐述了同一个文学理念——文脉沟通世界,文学跨越国界。


中国和南亚文学相互影响


在近两千年的岁月中,中国和南亚国家的文化交流绵延不绝,文学的相互影响是多方面的。孟加拉国最早的书面作品《恰利耶歌集》呼唤人们崇尚和谐精神;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展示了印度古代社会生活的风情画面,表达了人们的理想和追求……进入20世纪以后,南亚各国文学在中国广泛传播和研究,对中国现代诗歌的发展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同样,中国古代、现代文学经典作家作品也在南亚各国广泛流传。


著名诗人梁平以《中国与南亚:近水楼台的文学缘分》为题发表演讲。他认为在中国与南亚的文化交融中,诗歌的交融发展格外突出,“南朝四大诗人谢灵运、鲍照、江淹、沈约,唐代王维、李白、杜甫、白居易等均受佛教思想影响,以佛思入诗。”此外,当历史进入现当代,中国有影响力的介绍外国作家的杂志《译文》和《世界文学》也不时刊发南亚作家的作品,尤其是泰戈尔。


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于怀瑾则对迦梨陀娑抒情诗与南朝宫体诗作了跨文化的比较,认为无论是题材、风格和艺术形式,二者都有着诸多相似之处,她大胆猜测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印度笈多时期的文化风俗,包括梵语诗文也有随佛教传入中国,进而影响了中国文学。


斯里兰卡作家皮亚·卡里亚瓦萨姆坦言他和同时代的小说家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受到了中国的儿童文学影响,中学时期就开始了解鲁迅和巴金等现代作家。“巴金的短篇小说、莫言作品中黑色幽默和魔幻现实主义的方方面面都在不断推动我的创作。”皮亚·卡里亚瓦萨姆表示,作家应以开放的态度,去找寻自我的声音,以融入这个世界。


文学发展需要交融


“文化和文学的借鉴、融通与传承,是整个人类共同认可的精神财富,通过汲取外部营养,经过与文学传统的浸透润泽与融通转化,自我传承与自我发现,就能获得恒久的艺术生命力,沟通世界。”著名作家张燕玲认为,文学超越了地域与民族。


而“交融”这个关键词,是贯穿整个论坛的灵魂。尼泊尔作家亚格亚·拉杰·普拉赛恩从历史变迁的角度分析了尼泊尔现代文化的形成过程,他认为文化发展就是传承与交融的过程。斯里兰卡作家萨姆杜·尼拉吉·塞纳维拉特纳认为,“一带一路”可以看作是“创造传统”,旨在促进该区域人民的知识和人文交流,通过融合为文化发展提供机会,“文化融合如果以可持续的方式进行,便可以为文化提供一定的发展潜力。”同时,她认识到,在如何吸收外来文化,剔除内在糟粕的问题上,要有自我的判断能力,“这应该是一个改造调整的过程而不是纯粹模仿。”


著名作家阿来在参加论坛之前,刚巧重新寻访了中国古丝绸之路上一些重要的节点。行走中,他的脑海里不断浮现诸多景象——那是这条路上,文化的交流与交融的历史万象。“在唐代,中国人是那样热切地希望了解远方,那些有着不一样的物质与文化的远方。比如写下《佛国记》的法显,写下《大唐西域记》的玄奘。他们经历千辛万苦不是去扩张,而是去学习,去交流。通过取经学习一种中国此前没有的世界观。”此外,英国人斯坦因,法国人伯希和也都在这条路上书写过自己的见闻,表达过对文化的种种思考。阿来认为,丝绸之路上,物资与文化交流频繁,都是繁荣昌盛的气象,那时的人不断踏歌远行,才有了沟通中西贸易的丝绸之路的开辟与繁盛。


著名作家范稳在多年田野调查中发现,对于人类共有的美好品德的追求并不因为族群有别而有所差异,一种文化的繁荣发展首先取决于它的历史传统基础要足够强大,且能代代薪火相传;同时又要在时代前进的步履中,善于学习借鉴,不断自我更新。他直言:“在这个世界上已没有孤立于世的文化,强健的文化总是在保持自身优良的传统与先进的文明相交融的过程中得到发展和繁荣。”


用“个性”坚守文学精神


如今文学已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这种挑战首先来自于网络、传媒等“泛文化”,或者叫全球化语境的冲击。当下这一现象已渗透到社会的各个角落,挑战同时也来自“市场化”的冲击,一些被市场“看好”并畅销的作品,也许已悄然丧失了文学的品格,而一些具有深邃内涵的作品却被“市场”冷落。遭遇共同的困境,中国和南亚的作家,一直在不断进行反思:作家怎样既能接受各种时尚潮流的考验,又经得住历史的沉淀?怎样既能被大众喜爱,又能坚守文学的精神?


“当今全球化语境下文学创作的个性社会,‘市场’真的是衡量文学的唯一标准吗?究竟该怎样谨防让经济成为支配心灵的力量,由市场来决定人们精神价值的取向,是值得探讨的。”著名作家赵玫说。


尼泊尔学院院长、评论家甘加·普拉萨德·乌普雷蒂重点阐述了“个性化”在文学创作中的意义,他认为个性化是世界多样性的源泉,它创造了多样性之美,使世界因各种文化身份而变得多彩。他提出要解决后现代时期全球化带来的问题和挑战,提高人们对地域文化身份的认同,要警惕地域文化同化。


同样,著名作家裘山山也建言,作家应当对本土文化有清醒的认知和尊重,“我们正经历着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文化大碰撞和文化大融合。”她提出,在全球化语境中,民族文化既不应固守本民族传统,拒绝接纳先进文化,也不应盲目追求全球化,放弃自我意识。“从小处讲,有自己个性的时候,每个作家都对自己的本土文化有清醒的认识的时候,整个民族的作家才会有个性,有力量。我们应当具有在全球化语境中努力保持中国元素和民族特质的自觉。”

南亚资讯第一入口

文章关键词:

相关阅读

南亚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南亚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南亚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南亚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南亚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日内进行。
  邮箱:nanyavip@126.com。

版权声明| 关于南亚网|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云南万隆会展服务有限公司 | http://www.nanya.net.cn | 滇ICP备12005083号-3号 | 邮箱:nanyavip@126.com

次浏览